全员豪宠; 重生马甲文:《偏执大佬的小娇妻又甜又飒》 司墨⭐️苏颜

【完结撒花✨】

第1章 红衣飘扬,修罗归来

 “小家伙,我该拿你怎么办?”

“颜颜,你为什么不听话呢,非要我就把你绑起来,你才不会再离开我身边吗?”

  “答应我,以后不要再逃了好吗?”

  司墨手指一寸寸的摸着苏颜的脸蛋,声音悲凉无奈,他真是爱惨了这个小东西。

  明知道她要伙同“奸夫”跑路,他还是舍不得真下狠手惩罚她。

  听着熟悉的声音,苏颜心跳猛地漏了一拍,睁开眼睛,那日思墨想的人此刻正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苏颜哽咽着一下就红了眼圈。

  她的司墨活过来了,她真的重生在了在了悲剧发生之前,一切还都有挽回的余地!

  “阿墨,我好想你……”

  苏颜直扑倒在了司墨怀中,哪还有半分在修罗场里杀伐果断的气息,她柔弱的像只小白兔一样,将眼泪鼻涕全都抹在了司墨昂贵的西装上。

  司墨全身僵硬,呼吸都窒住了。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但是只是一瞬,下一秒司墨脸上瞬间被嘲弄和痛苦填充。

  “苏颜,为了让我放过那个奸夫,你这么违心都能说的出来?”

  “你听好了,这次就算你再恨我,我也不会再退让半步,你就算死也要死到我跟前……”

  司墨掐着苏颜的下巴,病态疯狂的说着。

  只是话音还没有落下,嘴唇就被人堵上,苏颜踮起脚尖,直接咬住了司墨的嘴角。

  “我爱你,司墨。”

  “我再也不会跑了。”

  “司墨,我们重新开始吧,这一次让我爱你。”

  苏颜非常直白,这是她所能想到的为数不多表达的爱意的法子,她扯开自己的衣服双腿死死锁住了司墨腰。

  她愿意毫无保留和司墨坦诚相见,这是她最大的诚意。

  “苏颜,你又要骗我……”

  “阿墨,不要拒绝我好吗?我知道错了。”

  苏颜蜷缩在司墨的怀里像是只无家可归的野猫,司墨所有的坚硬在这一刻因为苏颜一句话瞬间瓦解。

  司墨疯了!

  他狠狠将苏颜摁在了墙角,再也克制不住。

  “苏颜,这是你自找的。”

  “你真是老子的克星!”

  司墨低咒一声,掐着苏颜的腰肢,张嘴直接咬在了细嫩的肩膀上,什么狗屁原则都在苏颜的娇声祈求中瞬间化为乌有。

  苏颜闷哼一声,嘴角缓缓的勾起,她主动勾上了司墨的脖子。

  上辈子她被人挑拨,对司墨厌恶至极,将司墨的心狠狠伤透,尊严死死的踩在脚下,但即使这样,他还是在自己遇到危险的时候,冒死将自己从火场救了出来。

  自己活了,司墨却全身烧伤抢救无效死亡,直至生命关头他嘴里还呢喃着让她不要走。

  那一刻,苏颜才幡然醒悟,明白这个男人对的自己的爱有多么的偏执,深刻。

  现在,有了重来一次的机会,

  苏颜绝对不允许那些悲剧再重蹈覆辙……

  ——

  食用指南:

  偏执病娇大佬vs黑暗女王小妖精。

  无脑打脸爽文,快节奏,不拖拉,对于反派绝对不圣母,女主脾气不好,除了男主谁都看不顺眼。

  团宠,所有人都捧在手心的小祖宗。

  女主和男主身份不简单,绝对大魔王的存在。

  欢迎来到苏颜和司墨的世界,小猎物们,你们准备好开始游戏了吗?

第2章 豪宠来袭,非他不干

  司墨狠狠要了苏颜一天一墨。

  如果不是顾忌着苏颜是第一次,司墨恨不得三天三墨让苏颜废在床上。

  他终究还是不忍心。

  看着怀中还在熟睡的人儿,司墨抬手的摩挲着苏颜的脸蛋,眼中流露出复杂的情绪。

  “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好?”

  司墨喉结上下滚动,昨晚的激情疯狂的一切还历历在目。

  如果不是眼前的一切真实存在,司墨肯定觉得自己这是在做梦。

  一切都太不真实了!

  苏颜第一次那么主动,缠着他差点要了他的命。

  但是回忆起来,司墨却依旧觉得意犹未尽,自己就算死在苏颜的身上也值了。

  但是一想起,苏颜这么讨好自己可能是为了秦风那小子,司墨眼神一下就变得阴鹜了起来,心里涌汹涌出滔天吃味。

  就在司墨盘算着怎么悄无声息的搞死秦风的时候,苏颜已经睁开了眼睛。

  她像是个小猫一样,直接钻进了司墨怀里,她脑袋忍不住在司墨身上蹭啊蹭,恨不得将整个人都揉进司墨身体里。

  这种感觉真的太舒服了!

  “阿墨,我好喜欢你。”

  苏颜呢喃着,逮到机会就表白,恨不得将这些年亏欠的爱意一股脑的全都说给司墨听。

  或许感觉得还不够,苏颜扭头抱着司墨又是一阵猛亲。

  苏颜太不按套路出牌了,司墨被苏颜亲的一肚子火,他抓住苏颜不安分的小手直接举过了头顶。

  “你这是在玩火!”司墨粗喘着,大片温热全都喷洒在苏颜的脸上。

  “老公,我点的火,我负责灭。”

  苏颜眯着眼睛,笑的像是只狡猾的小狐狸,非但没有停下动作,反而得寸进尺,故意扭动着身体勾引着司墨。

  一声老公让司墨刷的一下眼睛红了,血液沸腾倒流。

  “妖精!”

  司墨额头上青筋暴起,苏颜满意的笑了,但是苏颜却还是低估了司墨克制力。

  在这种关头,

  司墨竟然生生的忍了下来,直接熄火。

  要不是昨晚的一墨疯狂,苏颜真要怀疑司墨是不是男人了。

  司墨盯着苏颜,不仅要琢磨这小家伙心里想着什么,还要随时防着苏颜乱来,简直让人无从招架,似乎换了一个人一般,仿佛昨晚打算和奸夫私奔的不是她一样。

  想到这里,司墨的眼神逐渐冷了下来。

  “呵,为了让我放了秦风你竟然能做到这种地步,苏颜你到底有多爱他?”

  司墨冷笑,手指头攥的咯嘣直响,突然觉得手痒痒,好想掐死什么东西。

  “秦风?”

  听到司墨提起这个,苏颜才恍然大悟司墨为什么一直一股酸味了。

  苏颜眼神一暗。

  这个名字还真是值得回忆呢。

  如果不是秦风和沈蔓做局,一直把自己当枪使,她的司墨也不会受这样的罪。

  “放他干什么,老公想怎么处理他就怎么处理他,我觉得大卸八块扔出去喂鲨鱼挺不错,要是老公不满意的话,我还有更好玩的刑罚!”

  “煎炸滚烫,五马分尸,包您满意。”

  “老公以后不许瞎说,我只爱你一个。”

  苏颜抬头,眼里全是明媚的笑,趁着司墨愣神的功夫,苏颜一个翻身将司墨直接压在了身下。

  苏颜手指轻佻的挑起司墨的下巴,一脸戏谑的狠狠在司墨的啜了一口。

  “老公,不要被不重要的人影响到我们的幸福生活……”

第3章 痛虐渣女,让人兴奋

  司墨好不容易将苏颜哄睡着。

  他的腰隐隐有些酸痛。

  倒不是不行,只是他禁欲多年他从未这样疯狂过。

  说起来,他还是他和苏颜的第一次。

  虽然当年是用不正当的手段将苏颜强取豪夺来的,但是他却从未做过强迫苏颜的事情,他收敛着性子将苏颜当小祖宗一样供着,即使苏颜眼里对自己从来是厌恶,司墨也从未想过放苏颜离开。

  他的女人,就算是死也要死在他身边!

  看着熟睡的苏颜,司墨心中微微荡漾,眼底闪过一丝难掩的温柔和宠溺。

  他生疏的将的就苏颜额头的碎发捋顺到耳后,之前他从未这样碰过苏颜,她每次都像是只炸毛的小野猫一般拒绝自己靠近。

  “就算你骗我,我也认了,我司墨这辈子算是栽在你身上了。”

  司墨声音透着一丝怅然,他还无法消化苏颜短时间发生这么大的变化。

  “既然决定骗我了,就那骗一辈子吧,小东西。”

  司墨捧着苏颜的脸,低头在额头浅浅的轻啄了一口,他没忍心叫醒苏颜,顺手帮苏颜掖好被角,轻手轻脚的出了房门。

  司墨刚离开,苏颜就忽闪着睁开了眼睛。

  她早就醒了。

  在那些肆意杀戮的日子里,她早就养成异于常人的警惕性。

  苏颜抬起手摸着额头,嘴角忍不住高高翘起,似乎这上面还残存着司墨的温度。

  苏颜赤脚走向阳台,从窗户前正好看到司墨驱车离开的画面,直到司墨的车彻底消失在拐角处,苏颜才不紧不慢的收回了视线。

  她猛吸了一口气,眼中闪过贪恋,今天的一切都来之不易,她绝对不允许某些人再来搞破坏!

  苏颜抽出银色的匕首拿在手中把玩,此刻哪有半点和司墨在一起温柔娇弱的模样,她手指轻抚着刀尖,这里曾经斩杀过上万条冤魂。

  她不介意再多一两条。

  苏颜将指尖的血轻轻擦过嘴角,感受到血液在口腔中跳动,苏颜才抬头,脸上涌动着危险的暗芒。

  “我的小猎物们,我们的游戏要重新开始了……”

  苏颜闭目眼神,捋着曾经发生过的一切。

  如果按照原剧情发展,自己昨晚应该在被司墨抓回来之后,用沈蔓给的迷魂药放倒司墨,然后跑去和秦风一起私奔。

  其实自己对那个秦风从来没有什么感情,之所以选择和秦风一起离开,是真的受够了司墨当时压抑强势的囚禁。

  司墨对自己从来不设防,即使知道酒里面掺了药,他还是抬头一饮而尽。

  后来苏颜才知道沈蔓给自己的根本是什么迷魂药,而是可以致人发疯失控的毒药!

  他们从一开始就打的是谋财害命的主意,弄死司墨之后然后再控制自己,然后妄图将司家的财产全部都侵吞到他们自己名下。

  如果司墨不是中了毒,凭着他浑身本事,也不至于最后被一个小小火场控制住,因此殒命。

  苏颜至今都记得司墨临死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阿颜,既然你想让我死,我就如了你的愿,只要我死了,你就自由了。”

  司墨至死都以为那瓶毒药是自己准备的,是自己想让他死。

  ……

  “夫人,你的好姐妹沈小姐来了,她正在楼下等您。”

  耳边传来佣人的声音,苏颜幽幽的睁开了眼睛,眼底全是还未来得及褪去的冰冷。

  好姐妹?

  呵……

  还真是来得正好呢。

  “让她先等着。”

  苏颜扔下一句话,裹上浴巾慢条斯理走向了浴室,沐浴焚香,苏颜一个步骤都没有落下。

  苏颜想,

  沈蔓等会儿应该感谢自己,她是第一个死之前能让自己这么有仪式感的。

  ……

  沈蔓在沙发上坐的笔直,她一直这样严格要求自己,因为这样才让她看起来像是一个优雅高贵的名门淑女,不再会有人提起自己私生女的身份。

  当年,

  她因为母亲是小三的身份,被人人嫌弃,直到认识了苏颜,有了苏颜的庇护她才有了回归家族的机会。

  苏颜对沈蔓有天大的恩情,但是沈蔓却恨透了苏颜,她嫉妒苏颜嫉妒的要死!

  凭什么苏颜能拥有那么多的宠爱,凭什么苏颜那么蠢的人却能获得司墨的偏爱?凭什么自己什么都没有只能被人踩在脚底践踏!

  她不甘心!

  明明自己比起苏颜不知道要优秀多少倍,苏颜只是出身好点,空有一张漂亮会勾引人的脸蛋罢了。

  所以,她一定要将苏颜所拥有的一切都抢过来,这样她心里才好受!

  时间过去了快一个小时,依旧没有见到苏颜的身影,沈蔓有些坐不住了,心里闪过一丝疑虑。

  该不会苏颜那个蠢货察觉到什么了吧?

  那可不行!

  没有苏颜的帮忙,秦风根本没机会从司墨的私牢里出来。

  到时候他们的计划还怎么进行 ?

  就在沈蔓刚要起身的时候,从楼上传来了一道幽幽透满凉意的声音。

  “蔓蔓,你来了……”

  听见苏颜的声音,沈蔓心中一喜。

  果然是自己多虑了,苏颜那个没有脑子的女人怎么可能怀疑自己呢。

  沈蔓脸上立马挂上了温柔的笑,她准备起身迎接苏颜,只是刚抬眼,便对上了苏颜晦暗不明的眼睛。

  苏颜明明是在笑,沈蔓却浑身冰冷,有种被野兽盯上的感觉。

  是自己的错觉吗?

  苏颜那种没脑子的废物怎么会有这样的眼神?

  沈蔓晃了晃脑袋,努力将那股不安抛到了脑后。

  “苏苏,你昨晚到底有没有把迷魂药给司墨喝,秦风哥还等着你去救他呢。”

  “这种事情宜早不宜迟,司墨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杀人成性,完全是个魔鬼,秦风哥在他手里多待一分钟都有很大的危险。”

  “你和秦风哥放心走吧,这里我担待着,你们远离这个是非之地一定会幸福的,你就自由了。”

  沈蔓上前一步,低声劝说,满眼诚恳,处处为苏颜着想,如果不知情的人,还真以为她是个善良无私的小天使。

  听着这熟悉的台词,苏颜似笑非笑的勾唇。

  “是吗?这真的是迷魂药吗?”

  苏颜从口袋中摸出白色的药包拿捏在手中把玩,沈蔓心里“咯噔”了一下,顿时慌了。

  司墨没有被放倒,她和秦风岂不是都要玩完了?

  按着司墨的手段,估计很快就会查到自己头上,心急之下,沈蔓也顾不上维持端庄了,赶忙上前去抢药,着急销毁着证据。

  “苏苏乖,药给我,我帮你处理掉,要不然被发现了,你和秦风哥都会危险的……”

  沈蔓还不忘着哄着苏颜,平时这套对苏颜最管用了,只是这次,沈蔓的刚伸出去,耳边就传来“咔嚓”一声巨响。

  是骨头断裂的声音!

  沈蔓脸色顿时煞白,不顾想象直接惨叫出了声,她震惊的看着苏颜,怎么都没想到苏颜会突然对自己动手!

  “苏颜,你干什么,我好心帮你,你却这样对我,你快放开我!”

  沈蔓满头大汗,疼的头皮发麻,她想挣脱但是却怎么都甩不开苏颜的手,她感觉自己的手腕都快要被捏爆掉了,苏颜一个养尊处优的大小姐吃枪药了吗?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力气了?

  “好心?”

  苏颜弯了弯嘴唇,眼底闪过笑意。

  她不急不躁提溜着沈蔓已经断掉的手腕,她轻轻抚摸着,无视了沈蔓眼中的恐惧,不急不躁的开口:“听说迷魂药里面也有止疼的作用,既然蔓蔓这么疼,那我就亲自将这包药喂给你吃。”

  说着苏颜就掐住了沈蔓的脖子,她手指稍微用力,咔嚓一声便将沈蔓的下巴卸了下来。

  沈蔓拼命的摇头,拼命的后退,看向苏颜的眼神充满着惊悚,害怕,如同看见来自地狱的恶鬼一般。

  苏颜毫不手软,掰开沈蔓的嘴巴,直接将药粉全都灌进了沈蔓的喉咙里。

  看着沈家痛苦挣扎,被呛的泪流满面的模样,苏颜心底升腾出莫名的快感。

  这痛苦的叫声还真是让人兴奋呢……

第4章 老公我好害怕

  沈蔓蜷缩在地上打滚,很是痛苦,声嘶力竭的吼叫着,眼里全是对苏颜的愤恨!

  “呕……”

  她拼命的将手指往喉咙里塞,想要将药全吐出来,没有人比她更清楚,那是毒药!

  她可不能疯,她还要成为被人人羡慕的女强人呢。

  苏颜冷眼看着一切,她可不会任由这么“好”的药白白浪费。

  “蔓蔓不乖哦。”

  “听话,全部咽下去,不吃药可不是乖孩子,我会生气的。”

  苏颜笑眯眯的摸着沈蔓的脑袋,沈家头皮发麻,背上爬出来一层冷汗,整个人都如同身坠炼狱场。

  “咔嚓!”

  苏颜直接废掉了沈蔓的另一只手。

  沈蔓彻底崩溃了!

  “魔鬼,你就是魔鬼!”

  沈蔓双腿乱蹬,拼命的朝着门口的方向蠕动着,脑子中只剩下逃跑的想法。

  听到沈蔓的咒骂,苏颜没有生气,反而笑眯眯,仿佛这是对她的夸奖。

  “嗯……终于收到和老公一样的评价了呢,我们果然很般配。”

  苏颜自言自语着,一想到司墨,苏颜感觉自己的心都像是被融化了一般。

  看着沈蔓要跑路,苏颜不开心的嘟了嘟嘴。

  “你真的不乖哦,蔓蔓!”

  苏颜走上前冲着沈蔓的双腿就是一脚!

  “嗷!”

  凄惨的声音响彻整个洋楼,沈蔓疼的快要晕过去,偏偏刚才的药里包含着让人癫狂的效果,沈蔓的手指在地板上划过一条长长的血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叫吧,你叫的声音越痛苦,我越开心。”

  苏颜居高临下,脸上露出愉悦的表情,仿佛不是在折磨人,而是在欣赏世界上最动听的交响乐曲一般。

  在苏颜听得入神时候,耳边突然传来刺耳的刹车声。

  苏颜正要出去,

  刚好撞进了迎面走来的高大身影中,苏颜发誓自己绝对不是故意的,她怎么可能是那种故意往老公怀里钻的人呢?

  司墨上下其手快速将苏颜摸了一遍,看着苏颜没事,司墨才松了一口气。

  “没被人欺负吧?”司墨担心的看着苏颜。

  苏颜还没有说话,反倒是一直在地上挣扎的沈蔓直接被气的一口黑血吐了出来。

  苏颜瞥了一眼沈蔓,抓住机会“嗖”的一下直接跳进司墨的怀中。

  “阿墨,人家好害怕,她吓到人家了。”

  苏颜的操作看的周围一众下人都懵了,要不是刚才亲眼所见苏颜的“暴行”,众人都差点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

  苏颜窝在司墨怀里,乖巧的像是受惊的小白兔,哪里还和刚才那个下手阴狠的小恶魔对的上号?

  但是大家也是敢怒不敢言,先不说害怕苏颜报复,就是司爷护短的性子都够让他们喝一壶的。

  在洋楼里面,

  众所周知,

  司爷向着苏颜是不分青红皂白的,苏颜爬在司爷头上作妖,司爷都得笑眯眯哄着,这点破事又算的了什么?除了纵容着还能怎么着?

  但是偏偏有不长眼的人。

  沈蔓看到司墨眼中顿时重燃起了光亮,她以为自己抓住了救命稻草。

  “司爷,你现在看清楚苏颜的真面目了吧,她根本不是什么小白兔,她就是一个残忍的魔鬼,我真一身伤就是她揍的,她简直是毒妇心肠,我一直拿她当朋友,她却嫉妒我想要害我,这种人怎么配当司夫人呢?”

  沈蔓咬着嘴唇满脸怨恨的控诉道,既然苏颜不仁,那就不要怪她撕破脸!

  司墨听着沈蔓的话,眼神逐渐变得阴鹜冰冷起来。

  沈蔓顿时一喜,觉得自己赌对了。

  果然,司墨动怒了!

  她倒是要看看苏颜还有什么好果子吃。

  说不定司墨直接休了苏颜都有可能,那么是不是就意味着自己到时候就可以有机会了?

  只是沈蔓没有想到,自己刚这么想完,耳边就传来了司墨的声音。

  司墨淡淡瞥了一眼地上满身伤痕,狼狈不堪的沈蔓,沉声开口。

  “不要胡说,我老婆明明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怎么可能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

  司墨盯着苏颜,被司墨这么形容,苏颜一点都没有觉得不好意思,反而笑眯眯的搂上了司墨的脖子,极其认同司墨说的话。

  “老公说得很对,我只是一个老公的小废物罢了。”

  听着这两人一唱一和,沈蔓觉得自己脑子被踩在地上狠狠羞辱!

  手无缚鸡之力?小废物?这两个词哪个用在苏颜身上合适?

  “你,你们……”

  沈蔓指着两人,一口气堵在胸口, 再加上药效上头,沈蔓弓着身子一口黑血吐出来,直接晕死了过去。

  看着倒在血泊里的沈蔓, 苏颜脸上闪过冷笑,虽然苏颜掩饰的很好,但还是被司墨精准捕捉到了眼底。

  “老公,气死人不犯法吧?”苏颜拽着司墨的衣角用手饶啊饶,在司墨面前苏颜又恢复了纯良小白兔的模样。

  司墨深深看了苏颜一眼,没有说话,只是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助理。

  “处理了。”

  司墨扔下三个字,扛着苏颜径直朝着楼上的书房走去。

  众人看到这幅画面, 面面相觑之后,不约而同露出一副“懂了”的表情。

  啧,他们家司爷就是厉害,大白天的还有兴致做这种事情……

全文可私

qqbook123

如果你有任何建议或疑问可以在下面 留言
发表第一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