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的眼泪:被驱逐的“替罪羊”

文/ 李杭蔚

曼德拉在生前竭力把南非塑造为多元化族裔平等的“彩虹之国”。然而,他去世一年后的南非正与他的遗愿背道而驰。近来南非多个城市发生排外风波,满街飞舞的砍刀和被驱逐追打甚至被活活烧死的外国人,国内矛盾依然尖锐。

这是2008年以来南非最严重的暴力排外事件。截至目前,排外骚乱事件造成至少7人死亡,上百人受伤,数百家外国人商店被打砸哄抢,近万名外国人流离失所。根据南非政府部门的估算,在发生骚乱的几个星期里,南非的出口损失已高达数亿美元。

目前骚乱已基本得到控制,但后续影响仍在发酵。多数由外国人经营的店铺仍被迫关闭,3万多名南非民众和旅居南非的外国人于23日走上约翰内斯堡街头,抗议排外暴力事件。

黑人驱逐黑人

南非的白人与黑人在饱尝几个世纪的种族对抗和厮杀后终达和解,然而如今,南非的黑人却开始驱逐和他们肤色相同、文化相似的非洲兄弟,包括索马里人、莫桑比克人、津巴布韦人、安哥拉人、尼日利亚人等。

南非多数民族领袖:祖鲁王

作为南非最多数民族领袖的祖鲁王煽风点火,排外言论让一些南非黑人的不满一触即发。祖鲁王在3月20日集会上叫南非的外国人“收拾行囊,离开”,称其他非洲国家的人加剧了南非的失业问题。许多南非当地人,尤其是底层祖鲁黑人随后将怨气发泄到其他非洲国家移民的身上,认为移民抢走了本来属于自己的工作和商业机会。不过,祖鲁王在近日多次采访都表示他的讲话被“恶意引用和歪曲”。

此次排外暴力事件让其他非洲国家震惊、愤慨,南非与其他非洲国家关系陷入困境。面对紧张局势,肯尼亚、津巴布韦、马拉维等国家开始协助其侨民撤离。许多在南非种族隔离时期为其提供无私帮助的国家,对此次排外暴力事件感到非常失望。

4月21日,马拉维居民游行到南非大使馆

在马拉维首都利隆圭,数百人于21日走上街头抗议。他们向南非使馆提交请愿书,如果南非政府在48小时之内不对排外骚乱采取行动,将联合抵制马拉维的南非企业。有两名马拉维在此次骚乱中死亡。根据马拉维政府,约有3200名马拉维人在此次排外骚乱中受到影响。

赞比亚曾是南非执政党非洲人国民大会海外总部的所在地,赞比亚居民在Facebook上呼吁抵制南非产品。而生活在赞比亚的南非人,因害怕受到赞比亚人攻击,在结交新朋友时甚至谎称自己是赞比亚人。

“以前是白人欺负黑人,驱逐黑人,没想到如今黑人也开始驱逐黑人了。为了声援受害者,我所在的电台禁播任何南非音乐,直到南非形势有所好转,”赞比亚5FM电台经理Thomas称。

外国移民:经济低迷的替罪羊

这不是南非第一次排外浪潮。2008年,由于金融危机,南非经济出现负增长,大规模的排外骚乱酝酿而生。仅仅两周时间,60多名外国人死于南非暴徒的屠刀之下,1.7万名外国人因流离失所而躲入难民营,成为南非结束种族隔离制度后最大的人道主义灾难。

北京大学非洲研究中心主任李安山把这种现象解释为“替罪羊”现象。李教授认为“当一个社会受到某种困扰时,如经济危机、政治斗争、对外战争,社会成员往往会将矛头转向同一社会的异己份子,即移民、少数民族、某种弱势群体或集团的成员。这些集团异己份子的身份在平时可能并不重要,但一到危机时刻,对他们的族体认同就成为缓解社会矛盾的‘减压阀’,他们也就成了转移社会矛盾的‘替罪羊’。”

南非统计部门今年2月公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经济增长率仅为1.5%,创金融危机以来的新低。经济增长迟滞让南非把“非洲第一大经济体”的宝座让给了石油输出国尼日利亚。祖马政府财政赤字续增,经济刺激计划收效不彰、货币持续贬值,南非正经历着采矿业投资者信心下降、主权债务信用评级下降之痛。

经济下滑,南非企业和普通百姓地生活变得艰难。今年初,南非失业率攀升至25%,一些偏远地区甚至高达80%。国际劳工组织的预测,2015年南非的失业率将排到全球第8。大量的南非年轻人难以找到工作,成为社会不稳定的因素。而罢工潮的频发更是重创了南非矿业和交通运输业等支柱产业。

南非是失业率最高的国家之一

根据南非金山大学的一项研究,南非有约200万移民,其中许多是来自其他非洲国家的难民。不少南非当地人认为,这些其他非洲国家的移民抢了他们的“饭碗”,导致南非失业率居高不下,心存憎恨。

此外,土地问题也加剧了民众的不满。1994年,曼德拉政府颁布的第一部立法就是《土地回归权利法》。南非新政府承诺,在种族主义统治时代被剥夺土地的人可重新获得财产,并计划在2014年以前将商用土地的30%归还给黑人。然而,到2012年,南非政府仅归还了10%。土地改革成效离原计划目标相差甚远,南非黑人农民怨声载道。

与2008年类似,外国移民再次不幸地成为南非社会问题的替罪羊。

一个国家,两个世界

人们用“一个国家,两个世界”来描述种族隔离时期的南非。新南非成立二十一年,这个描述依然贴切。只是,这两个世界不再简单地以肤色区分,替代的是难以逾越的贫富差距。

《国家为什么会失败》的作者曾在书中描述过,见识南非贫富悬殊的最好方法,莫过于到夸祖鲁—纳塔尔省与特兰斯凯省的边界去走一趟。纳塔尔境内的河东,沿海所见,尽是滨海醉心美景和高档房屋。但一旦过了河,一切仿佛进入了另外一个时代和国家,人们住在简陋的草寮,露天炊煮,四野褐黄的荒凉触目惊心。一边是落后而贫穷,一边是发达而繁荣,河东河西人民的生活相差可谓十万八千里。

南非 特兰斯凯省

南非基尼系数长期保持在0.7左右,是世界基尼系数最高的国家之一。“两个世界”的悬殊,成为长期困扰南非的社会经济问题,导致不满情绪在社会底层愈演愈烈。

南非金山大学的移民问题专家Ingrid Palmary教授在采访时表示,此次排外暴力事件的发生并非意外。她认为如果2008年的一些暴力分子并未遭到起诉和应有惩罚,如果政府没有作出任何实质性的改变,这样的暴力事件就一定会有土壤。马雷也指出,南非政治、经济、文化的改革远未完成。

贫富差距和各种社会对立与挑动已成为南非的软肋,近来的暴力事件不过是让这些社会问题更加凸显。后曼德拉时代的南非将何去何从,取决于南非政府是否能采取务实策略,逐一解决好南非发展面临的具体问题。

更多内容请关注世界说微信公号 theglobus

如果你有任何建议或疑问可以在下面 留言
发表第一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