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号傲妻:宫少 别硬来》 沈安安 ⛳ 沈安安 强推超高点击重生甜漺文 宫少花式宠妻虐狗(全文完结已有)

第001章 不得好死

沈安安从昏迷中醒来,头疼欲裂,眼前是她早已经习惯的模糊不清。

挪动一下身体,才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被捆住。

刚刚明明在医院产检的她,后来……她感觉后颈处被人重击,眼前彻底漆黑一片。

绑架!

她是海川市的行政长官夫人,极有可能随时面临这样的危险。

这个骇然的认知,让沈安安倏然警觉,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胃里一阵汹涌,沈安安却不自觉的勾起嘴角,肚子里的小东西又不老实了。

身体勉强侧向一边,让隆起的小腹不那么悬空着,清晰的感觉到小东西在踢她,沈安安暗自松了一口气。

还好,孩子没事!

她现在能做的只有冷静,一定要冷静。

伴随着高跟鞋摩擦石子的声音越来越近,一股熟悉的香水味也飘然而来。

沈安安皱起眉头,这人是……

熟悉的声音响起,“挖好了吗?动作快点儿!”

这声音她再熟悉不过,是她的好闺蜜顾婉柔!

“顾婉柔是你吗?你怎么会在这儿?”沈安安意识到了什么,心里已经开始犯凉。

顾婉柔厌恶的瞥了沈安安一眼,并未搭理。

这让沈安安心里越发的没底,“婉柔,你要干什么?这到底是哪里?”

顾婉柔慢慢踱步过去,蹲在沈安安的跟前。

冰凉的指甲划过沈安安的额脸,最后落在那烧伤的伤疤上,不禁得意的一笑。

甜腻腻的笑声满是冰冷,“沈安安,你一会儿你就知道我要做什么了!”

沈安安下意识的蜷身护住肚子,惊慌的左顾右盼。

眼前朦朦胧胧有人影在忙碌。

这个时候有人喊道,“顾小姐,坑挖好了。”

“挖好了就埋,还等什么?废物!”顾婉柔骂道。

“是!”手下弯身便要去抬人。

顾婉柔忽然抬手,阴测测一笑,“等一下,松绑了再扔下去!我非常期待看到沈安安挣扎的样子!”

埋?

顾婉柔要把她活埋?!

震惊,惊恐,沈安安的声音都颤抖着,“顾婉柔,你疯了吗?”

手脚松开,沈安安只觉身体一轻,被人抬了起来。

紧接着,又被重重的甩了出去。

沈安安下意识的抱住肚子,顺着坑壁滚了十几下才停。

肚子一阵剧烈疼痛,犹如一把刀在里面搅动。

“啊……”沈安安惨叫着,痛苦的蜷缩成一团,“婉柔,我们不是好姐妹吗?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了,你要这样对我。”

顾婉柔一阵狂妄的笑声,“好姐妹?谁和你是好姐妹?我第一天认识你,我就从心底里厌恶你,要不是因为耀阳哥哥,我会跟你做朋友?我不过是帮耀阳哥哥来得到你们沈家的财产而已,现在你没有利用价值了。”

沈安安浑身早已经被汗水浸湿,虚弱的声音,不甘的嚷着,“不,耀阳是爱我的,他不会这样对我的,不会!”

换来的确实顾婉柔的讥讽,“爱你?哈哈,沈安安,你真是蠢的可以!

耀阳哥哥如果爱你,你爷爷怎么会变成植物人?你养父又怎么会遭遇车祸呢?还有你那张毁容的脸,你的眼睛,啧啧啧,每一步都是那么的完美无缺,而这一次次的策划人就是你深深爱着的人。

不过,耀阳哥哥最讨厌蠢人,尤其像你这样又丑又蠢的女人,简直让耀阳哥哥恶心至极!”

沈安安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拼命摇头,“不可能,不可能!”

她的脸百分之四十烧伤,养父死于车祸,爷爷现在还躺在病床上戴着呼吸机与死人没有差别……

她的亲人一一离去,她遭到多少人的诟病,都说她命硬,克父母,克亲人。

她也一次又一次的忏悔,懊恼。

难道这一切都是阴谋?

顾婉柔嗤笑又得意的加了一句,“哦对了,就在你们新婚前夜,你被拍到照片的时候,你猜我在哪里?我在你们的新房里和耀阳哥哥在一起,你们的婚床好软啊,还是我亲手挑的呢!哈哈……”

得意的笑声,将沈安安所有的侥幸心理全书击碎。

“我要见程耀阳……我要见他!”

沈安安浑身颤抖,犹如有人在她心上撕开一个血粼粼的口子。

有一个声音告诉她,顾婉柔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可她不想相信,这怎么可能是真的?怎么可能?!

顾婉柔放声大笑,“沈安安,你省省吧,耀阳哥哥现在正接受东夏国最具贡献者勋章的典礼上,哪里有时间见你啊?”

沈安安拼了全身力气挣扎着,寻着声音往前爬,指节深深扎进土里,才能勉强拖着她笨重的身体向前。

“我不信他会这么对我,我不信!”沈安安泣不成声,却还是卯足了力气往前爬。

她不甘心,她要听程耀阳亲口对她说。

“真是不跳黄河不死心!”顾婉柔厌烦的起身,转头吩咐到,“填土!”

沙土洋洋洒洒的落在身上,沈安安惊慌四措,用力的顺着坡往上爬。

抓住了顾婉柔的裙角,“婉柔,婉柔我求求你,我什么都可以不要,可我怀着耀阳的孩子,求求你让我上去,他就算讨厌我,可他不能不要他的孩子……”

沈安安凄楚的哀求,只要能救她的孩子,哪怕让她去死。

顾婉柔拽开裙子,厌恶的斥道,“凭你也想怀上耀阳哥哥的孩子?你也配?”

“你,你什么意思?”

“你不会连自己跟谁上的床都不知道吧?”顾婉柔讥诮笑道。

沈安安脑袋里一阵轰鸣。

只有那么一次,就那么一次,难道那个人不是程耀阳?

“不,不可能!”沈安安拼命摇着头。

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为什么她的世界突然天翻地覆?

顾婉柔冷眼看着沙土飞扬,一锹一锹的落在沈安安的身上,心里就无比痛快。

“沈安安,你就带着你的野种去死吧!明天新闻上一定会写,行政长官夫人沈安安出轨并怀私生子与情夫私奔,那可真是海川市有史以来的大新闻,反正你在结婚前夜还在找牛郎开房,早就劣迹斑斑了,你活着让人厌恶,死了更会被人唾弃!”顾婉柔如释重负般呼了口气,“痛快,还真是痛快!”

“你们这对狗男女,我要杀了你们!杀了你们!”

“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不会放过!”

“程耀阳,顾婉柔,你们不得好死!”

身上痛到麻木,只感觉有温热的东西从腿间涌出。

鲜血,无尽的蔓延。

沈安安脸色惨白无血色,犹如从地狱里爬出的厉鬼,面目可怖。

天空忽的电闪雷鸣,瓢泼大雨顷刻落下。

斗大的雨点砸在脸上。

手心下,肚子里的小东西动静越来越弱,亦如她一般,再也使不出一丝丝气力。

直到呼吸停止那一刻,那双琥珀色空洞的眼睛始终没有闭上……

第002章 苍天有眼

MIX夜店,低音震耳欲聋。

沈安安觉得嗓子干涩,被尘土呛到嗓子的窒息感。

胃里翻涌着恶心感。

沈安安忽然笑了,她还有恶心的感觉,还有妊娠反应!

可下一秒去摸肚子,竟然扁平的没有一丝赘肉。

“孩子……我的孩子……”嘶哑着声音,带着昏昏醉意。

“孩子?”顾婉柔狐疑的打量着如一滩烂泥一般趴在桌上的女人。

看来药劲儿是上来了!

声音拿捏出平日的温柔,“安安,你喝多了吧?”

这是顾婉柔的声音!

沈安安倏然睁开眼睛,入眼的不是别人,正是顾婉柔!

“贱人,我要杀了你!”一跃而起,双手掐住顾婉柔的脖子。

“沈安安……疯了吧你?”顾婉柔惊慌挣脱。

被子打翻在地,玻璃碴四溅飞起。

突然冲过来两个人高马大的男人,将沈安安抓住,狠狠按在桌子上。

“老实点儿!乱动弄死你!”

沈安安狼狈的趴在桌上,眼前的清晰的景象让她震惊无比。

她的眼睛,能看清楚了,她的视力恢复了?!

顾婉柔恼火的摸了摸脖子,才慢慢蹲下身去,假惺惺问道,“安安,你真是喝多了!”

沈安安瞪大了眼睛,顾婉柔那张令她痛恨的脸就在眼前。

头被压着贴在桌子上,正好能看到墙壁上的镜子里她的脸光滑细嫩,哪里还有可怖的疤痕?

重生!

两个字在沈安安的脑海中炸开,她重生了?

顾婉柔冷笑着起身,给那两个男人使了个眼色,“沈小姐喝多了,送她上楼!”

两人立马会意。

“放开我!放开!”沈安安被强行架着,浑身已经瘫软。

没有反手之力的她,怒目仇视的眸仿佛淬了毒一般的狠,“顾婉柔,你这个贱人!贱人!我不会放过你们,不会!”

顾婉柔皱起眉头,难道沈安安知道了什么?

随即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沈安安那么蠢,怎么可能察觉?八成是药劲儿上来,出了什么幻觉。

得意洋洋的拿起手机拨通,“给你一个消息,你姐姐沈安安在帝京皇宫总统套房与牛郎厮混……”

……

沈安安眼皮越来越沉,身上一阵冷一阵热,极不舒服。

此刻的她身如软泥,根本不是这两个壮汉的对手,只能见机行事。

两人抓着沈安安,一路拖行。

推开一扇门,便将沈安安推了进去,转身离开。

沈安安皱着眉头环视四周,这里的环境她很熟悉。

这是帝京皇宫,是她结婚前一晚开单身派对的地方。

也就是这一晚,程耀阳与顾婉柔设计了一切,给她下药,把她和牛郎拍的照片放到了网上。

一时间整个海川市都被这新闻震动。

声讨的新闻铺天盖地而来,几乎一边倒的骂她不知检点。

她被万人唾骂时,程耀阳却站出来对媒体宣布相信她。

程耀阳就这样博得宽容美名,也博得了她爷爷的信任,博得大众的追捧。

而她,一步步钻入这对狗男女的圈套,最后落得凄惨收场。

幸好,苍天有眼!

她重生了!

呵,程耀阳,顾婉柔,还有一切一切欺负过她、践踏过她的人们,既然她重生,便绝不会放过你们。

第003章 真是有趣!

一阵,拉回了沈安安的思绪。

不好,药力开始发作了!

是这礼服!

是程耀阳送来的礼服!

沈安安恍然大悟,怪不得他一反常态的亲自帮她穿上,还温柔的夸她美。

沈安安努力找出口,忽然她想起这个饭店每一层都有一个泳池,呈阶梯性而下延伸。

她可以利用泳池逃跑!

顺着记忆,她找到阳台,打开门果然看见那泳池,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

秋夜。

泳池的水冰凉,刺骨的寒却让她清醒不少。

四肢没有支点的她有点儿惊慌,在水中乱抓一气。

眼前一晃,人再次被高大的男人拎了起来,“女人,谁允许你出现在这里的?”

低沉的男声,冰冷中带着一丝戏谑。

沈安安一个激灵,“我……”

男人却伸手拽了一下,垂眸扫过一片山景。

低沉而磁性的嗓音,带着几分慵懒,几分嫌弃。

第004章 性格太烈

沈安安

不得不承认,这个牛郎真的人神共愤的帅。

黑褐色的碎发潮湿的背到脑后,有两缕落在额前,五官,棱角分明。

眉毛深浓,锋利如刃,鼻梁高挺,薄唇抿着,润泽的红,天生上扬的弧度却给人一种生人勿进的疏离。

瞳眸深处,有着星星点点的灰,如浩瀚银河一般璀璨,冰封了太多情绪,深不可测。

世界上的词语都不足以描摹这份上帝的佳作。

沈安安吞了一水,竟然对眼前这个莫名有几分熟悉感的男人,产生出了一种奇异的幻想。

一定是药力作怪,一定是!

眸光中多了几分讥讽,“顾婉柔给你多少钱?”

话锋突转,宫泽宸浓眉微敛,狭长的凤眸流泻出一抹探究。

眼前的女人乌黑的发湿漉漉的披散着,有几缕贴在脸颊,更显得吹弹可破的白皙,盈盈水光的眸,竟是带着与年纪不相符的冷意。

沈安安见男人不语,继续道,“你说个数,我可以加倍给你!只要你放了我!”

眸色幽暗了几分,宫泽宸慢慢低下头,邪魅的唇险些就碰都了她的。

“我若不放呢?”

沈安安被男人身上浓烈的阳刚气息圈在了方寸之地。

本就在努吐气如兰的气息与近在咫尺的男人气息交织。

沈安安隐忍着,几乎要把嘴唇咬出血来。

咬牙切齿的言道,“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话音未落,

虽然水中有阻力 ,可学过三年自由搏击的沈安安这一脚力道还是迅猛非常。

宫泽宸眉宇间一动,眼底闪过一丝兴味,“果然不老实!”

沈安安发狠的一脚并未成功,只觉身体一轻,脖子被男人钢索般的手轻易掐住。

“……咳……呃……放,放手……”

拼命蹬腿挣扎的沈安安,再一次到窒息。

宫泽宸眼神复杂的看着她,仿佛要把她吸入眼中的辽远星空之中。

意外的发现女人眼底的恐慌不过转瞬,换上的竟是猩红的恨意,宫泽宸冷笑,“不怕死?”

沈安安只那么他,脖子被扼住,艰难开口,“死过一次的人……还……怕什么?”

宫泽宸眉头深锁,的玩味淡了许多。

一只手圈住那不盈一握的细腰,掐着脖子的手再一次捏住了女人的下颌,强势的扯到眼前。

深眸,暗了下去。

倏然——

沈安安脑袋嗡的一下,打了一个寒颤。

“嘶……”

宫泽宸低低吸一口气,离开的薄唇上一抹鲜红,妖冶至极。

“女人,这么烈?”

沈安安怒火中烧,“流氓!恶心!”

第005章 宁死不屈?

沈安安心中狂跳,气的小脸通红,“做什么工作不好你做这种工作!助纣为虐你不怕遭报应吗?”

宫泽宸忽的眉目一冷,“你还是闭上嘴的时候可爱!”

唇,再一次霸道袭来。

清冽气息裹着沉木香气,从哪个四周笼罩过来。

忽然,脑袋里警铃大作。

她还有重要的事要做,不能沉沦,绝对不能!

努力的伸手去够岸边的红酒瓶。

差一点,就差一点。

心下一沉,以退为进。

猛的靠近,似乎取悦了男人。

扣在腰间的手臂,跟收紧了几分。

就在沈安安觉得下一秒会被这男人捏碎的时候,终于将红酒瓶握在了手里。

毫不犹豫扬手,冲着男人的脑袋就砸了上来。

宫泽宸深眸微眯,利落的一闪。

红酒瓶重重的砸在瓷砖上,炸裂开来,酒液四溅。

白色的衬裙上,瞬间绽放出一朵朵如花般的印记,妖冶至极。

沈安安趁机翻手上岸。

“该死!”宫泽宸眸色冷厉,寒气逼人。

修长的腿一步步踩着台阶上岸。

沈安安的小心脏倏然揪紧,这个死不要脸的男人,就这么大咧咧的走出来,竟然神色不改。

“你,你别过来!”沈安安举着半个酒瓶子指着宫泽宸警告道。

男人犹如天神降临般的身姿,睥睨世人的眼神无疑不宣告着,他是不容侵犯的王。

沈安安干涸的嗓子使劲吞咽了几口。

“你,不要脸你!”沈安安不敢捂住眼睛,只能羞怒的大喊。

男人步步逼近,沈安安步步后退,直到后腰抵到露台的边缘。

沈安安侧目瞟了一眼,倏然将那举着的半个酒瓶子调转方向,放到了自己的脖子上。

“你再过来,我就死在这里!你不过求财,也不想闹出人命吧?”

宫泽宸终是停了脚步,目光却让人复杂难懂。

忽然,男人笑了,谁也没看到这笑容里蕴含了某种异样的情绪。

“怎么?宁死不屈?”

沈安安忽然冷哼笑道,“死?我惜命的很!你们去死吧!”

手中的酒瓶直冲着宫泽宸砸了过去。

与此同时,沈安安转身,纵身一跃,从露台跳了下去。

宫泽宸躲过砸来的酒瓶,疾步走到露台向下看去。

只见那如一条鱼儿般的身影,在泳池急速前行,引起楼下的人一阵骚动。

门外有敲门声。

宫泽宸顺手拿起架子上的浴衣穿好。

进来的是亲信钟诚。

“老大,人已经到了!”

“嗯,让她们进来吧!”宫泽宸随意摆手,略有些心不在焉。

钟诚一怔,“老大,您就穿这样……接见他们?”

宫泽宸挑眉,“不行?”

“行,这样才能更突显您亲民的特质,我这就叫人进来!”钟诚不敢造次,急忙点头。

第006章 逃出生天

沈安安从泳池游上来,不顾身后一阵咒骂,穿过房间,还没忘胡乱抓了一套。

这么一,药劲儿过去大半。

想来程耀阳只是想要照片留作以后之用,还没想下狠手,所以药性不深。

只见迎面过来一群人,手拿相机,声势浩大。

走在最前面的是两个穿着时髦的女孩。

沈安安的眼睛眯起,来人她认识,都是曾经不止欺负过她的“故人”。

一个闪身,躲。

两个女孩交谈的兴致勃勃。

“门卡!”

滴滴滴——

“沈,不对啊,打不开!”

沈若兰皱了皱眉,果断说,“踹开!后果我担着!”

砰,门被大力踹开。

而怒火冲天她们咒骂的是岳家独子岳子川。

岳家是海川八大家族之一,虽说排位稍稍靠后,可绝对比沈家的段位高得多,而岳子川正是岳家长孙,是她们得罪不起的岳家爷。

沈安安……

转头,言道,“岳少,看来你有事要处理,不送!”

“宫先生,好不容易约到您,别为了这些小事耽误了生意嘛,月水蓝湾的事……”

宫泽宸眸色骤冷,久居领袖地位的气场让空气都瞬间凝结,“需要我重复?”

如果你有任何建议或疑问可以在下面 留言
发表第一条评论!